24小时服务热线

0991 - 4500918 0991 - 4508818
在线沟通,请点我 在线咨询
咨询电话:
0991 - 4500918
0991 - 4508818
地址:
新疆乌鲁木齐市沙依巴克区克拉玛依西街2229号
您的位置:臻冠达  >   机构动态

一万多亩制种玉米大幅减产,农民损失谁来赔?

日期:2020-06-23


“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秋收时节,本是农民们粮食堆满仓,喜笑颜开的日子,可伊犁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纳达齐牛录乡牛录村的村民任永恒等人却乐不起来。他们今年种植的代号为“1706”的制种玉米,减产严重,损失惨重,一年的辛苦眼看就要付之东流。


近日,任永恒等种植了代号为“1706”制种玉米的农户,因质疑种子质量、技术人员指导等存在问题,多次找到生产厂家——山东登海种业股份有限公司察布查尔县分公司,供种经销商——新疆金禾源种业发展有限公司进行协调,但因山东登海种业股份有限公司察布查尔县分公司相关负责人拒绝到涉案玉米地查看情况,概不履行合同约定进行赔付,所以种植了代号为“1706”制种玉米的农户,只能通过法律途径来维护自身权益。


 


   空棒子原因众说纷纭


      9月21日,记者来到了牛录村,走进涉案玉米地时,涉案的11000多亩地的制种玉米还未进行最后的收割。任永恒拿着代号为“1706”制种玉米的玉米棒子给记者看,与正常的玉米棒子相比,他手中的明显籽粒较少,有的几乎半面没有玉米粒。


采访中,记者发现,今年种植代号“1706”制种玉米的农户,绝非任永恒等几个人,在同村种植该品种的24户农户的玉米地里,记者随手掰开几个,也都是“空棒子”。


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纳达齐牛录乡牛录村玉米大面积减产?新疆金禾源种业发展有限公司控股人李保明一语道出了实情,李保明说,代号‘1706’的制种玉米之所以出现大面积的减产,原因在于种子自身的抵抗力不强,具体来说就是父本的抗湿性不强、自身散温能力很弱,这是导致种子发育出来的父本雄穗短,散粉能力弱;花岔少且花岔散粉能力弱的主要原因之一。


农户叫苦不跌的同时,也不约而同将减产的症结归于种子的质量,“正常的雄花花穗长度一般都在20公分左右,花岔平均都是五六株,且每个花岔几乎都有散播花粉的能力,而我们今年种的代号为‘1706’这个品种的玉米,雄花花穗很短,普遍都是5到10公分,且花岔太少,普遍都是一到两个,雄花的穗子短且花岔少,这在我看来就是种子自身存在质量问题。”村民杜宇忠说。


种子自身的质量问题成为了大家质疑的焦点之一,而种子发放晚,延误播种的最佳时节所导致的母本、父本花期不遇又是大家争执的另一大焦点。


 “按照新疆的气候特点,代号为‘1706’的制种玉米最晚是要在4月1日开始播种的,4月20日之前是必须要将种子种在地里的。在申领种子之前,我和山东登海种业股份有限公司察布查尔县分公司总经理李洪胜,技术员王胜瑞、盛君平都说过这个事,所以在3月20日之前我就开始向李洪胜要种子了,但无论我如何催促,他的种子都迟迟没有发放到我的手里,一直到4月17日种子才来,种子领来的当天我就将种子发放到了农户的手中。但由于天气原因,农户开始播种已经到4月22日了,种到地里,收尾的时间已过了5月。”李保明说。


李保明对于涉案玉米空棒子严重的情况作出的这一判断,在兵团农四师农业科学研究所和伊犁州农科所专家那里得到了应证,据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种子管理站站长史晓文介绍,接到农民的反映后,县种子管理站联系了新疆金禾源种业发展有限公司,委托兵团农四师农业科学研究所和伊犁州农科所教授、高级农艺师等对种植地进行了鉴定。鉴定结果为:该品种的制种玉米,母本吐丝日期为7月14日,父本散粉日期为7月22日,吐丝与散粉日期相差8天,相差日期较大,花期相遇不好。


 “去年秋收后,和大多数农户一样,我就把地翻好了,今年3月20日,我举家住在地里准备今年的春耕工作,与此同时,我就开始向新疆金禾源种业发展有限公司要种子,我们年年都是3月20多日到4月1日之间播种,今年的种子一直要一直都没有发放,直到4月22日,待给种子拌药等准备工作完成后,我的玉米播完种都到5月7日了。”村民雷中奎说。


在2017年3月30日签署的名为《玉米杂交委托生产合同》里,记者看到合同第4条约定:为了最大限度提高产量和避过7月份的授粉高温期,要求从4月初开始适期早播,最迟到4月20日播种全部结束。


据李保明分析,山东登海种业股份有限公司察布查尔县分公司提供的种子迟迟不到位,晚播20天,母本和父本错过了最佳授粉时期,是致使玉米出现空棒子的直接原因之一。


种子自身的“抵抗力”不强和花期不遇是导致在这片希望的土地上种出“荒凉”的主要原因,而山东登海种业股份有限公司察布查尔县分公司派来的技术员技术指导存在问题,是加重代号为“1706”的制种玉米大幅减产的又一大原因。


“7月中旬,我发现玉米的雄花穗子相较同期稍微短一点,于是就给山东登海种业股份有限公司察布查尔县分公司派来的技术员王胜瑞打电话,我给他反映说雄花穗子很短,请他来地里来查看情况,他告诉我别担心,这不是什么大问题。母本授不上粉,我觉得会出现空棒子 ,十多天之后我发现棒子上结的籽粒果然很不理想,于是就再次给他打了电话,告诉他这一情况后,他说没事过几天就好了。他的意思是父本可能还要散粉,母本还有授粉的可能,后来我再打他的电话他就不接了。”任永恒说,如果当时王胜瑞能积极、正确的面对这个问题,或许还有补救的措施,而听信王胜瑞的指导,他错过了最佳“挽救”玉米授粉的时期。


“前期我们的技术员就给他们的技术员说过这个事,他们就一直推诿说这个品种的玉米父本、母本后期还要授粉,后期长长就好了。这个话从制种原理来说是行不通的,7月份正在授粉的阶段,授粉状况看起来都不咋地,授粉期过了,父本结束了散粉、母本吐的丝都变干了,就更授不上粉了。”李保明说。


记者在走访的过程中来到了山东登海种业股份有限公司察布查尔县分公司所在的试验田,令记者惊讶的是,该试验田试种的代号为“1706”的两万多亩的制种玉米空棒子情况相较村民更为严重,新疆司法鉴定科学技术研究所农林牧司法鉴定中心副主任、总农艺师蔡志昌说:“按照制种玉米的播种要求,制种玉米与大田玉米花粉来源地之间的距离应不少于300米,而山东登海种业股份有限公司察布查尔县分公司试验田里的制种玉米与大田玉米之间就间隔一条马路,而马路的宽度也不过22米。他们的试验田的种植都不科学,他们如何科学的指导农户种田?”


 


    出现减产,谁来赔付?


“我们村种植的其他品种的制种玉米都不存在这个问题,同等条件下唯独这个品种减产,不怪种子公司怪谁?”雷中奎说,他认为种子企业与玉米减产脱不了干系,理应作出赔偿,而且赔偿不能太低。


但在《玉米杂交委托生产合同》里,第10条约定:若因自然灾害以及气候原因或管理不善造成生长不良、出苗不全、花期不遇和结实性差、芽率低等问题,甲方不承担乙方的经济损失的责任。


面对这一协议,任永恒说出了自己的看法,“他们延迟种子的发放工作是导致母本与父本花期不遇的主要原因,后来即便是有高温这一影响种子发育的问题存在,那也是由于种子的散温性差造成的,这两个原因都在山东登海种业股份有限公司察布查尔县分公司的身上,所以他们难逃责任。”任永恒说。


“从种第一颗种子开始,我们村的农户就是在山东登海种业股份有限公司察布查尔县分公司技术员的规范下进行的,一直到秋收,其间的播种、施肥、浇水等也都是技术员的严格监督下完成的,所以我们的村民在田间开展的任何活动都不存在问题,田间管理是毋庸置疑的。”李保明说,如果没有技术员的指导,任何一个农民私自从事任何田间行为,出现问题依合同要求农民是要负全责的,农户负不起这个责,所以都很“听话”。


“为了种这些地,我从银行贷了将近100万的款项,除了部分款项投向了棉花,其他的都投到了玉米地里。每亩玉米正常情况下产量都在500公斤左右,现在也就100多公斤,570多亩地,辛辛苦苦下来,不但没有赚到钱,反而亏了本,甚至连今年借的贷款所产生的利息都没法还清。”任永恒说。


任永恒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买代号为“1706”制种玉米的种子就花费了32万元,再加上购买地膜、化肥等农资,投入就达40多元,这还不算辛辛苦苦的劳力付出。而今年每亩的收入不及投入的三分之一,这对于辛苦了一年的他来说,是无法面对的。任永恒希望,山东登海种业股份有限公司察布查尔县分公司能到涉案玉米地来查看情况,并给他和其他农户一个说法,以抚平他们财、粮两失的心情。




而截至记者发稿前,也未联系到山东登海种业股份有限公司察布查尔县分公司总经理李洪胜,技术员盛君平听到记者的访问后当即挂断电话,随之关机。山东登海种业股份有限公司察布查尔县分公司将如何处理此事件,中国农民网将继续关注。


来自: 新疆农林牧司法鉴定中心     责任编辑: 李金霞